当前位置:首页特写品牌

白酒收购再生变 前海班客欲退出谁来接盘

时间 :2016-10-08 12:45:31 作者 :曹桢 浏览量 :782 打印


2009年7月,华泽集团出资9498.6万元,控股太白酒业51%的股权。华泽集团官网介绍,华泽集团前身为金六福企业,创立于1996年,2006年组建成立集团,目前形成酒业+投资的架构。公司是全国民营500强企业,集团总资产逾150亿元。

早在2003年起,华泽集团就开始在国内收购、控股酒厂,公司先后收购过中华中恒华醇酒、安徽临水酒业有限公司、湖南湘窖酒业有限公司、贵州珍酒酿酒有限公司,2009年控股陕西太白酒业,由此实现了对西北市场的布局。

当年,华泽集团对控股太白酒业信心满满,华泽相关负责人承诺,会投入3亿元以用于提振太白酒业,计划在2012年实现销售收入5亿元。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干。“入股太白之后,华泽前后投入高达3个亿,但几年下来却发现华泽文化与太白酒业原有的企业文化难以在短时间内深度融合”,华泽集团董事长吴向东此前对媒体称。

业内人士称,华泽集团作为控股方,在全面掌控太白酒业的人事权、财权、运营权之后,试图推进改革,华泽曾派出多位高管进驻太白酒业,但因太白内部股东派系不和,且职业经理人的考核制度不合适老型国企,最终太白酒销售一路滑向谷底。

在陕西,太白酒有着辉煌的历史,“一滴太白酒,实力草木香”,耳熟能详的广告曾是陕西人亲切的回忆。曾经与西凤酒齐名的国内名酒,在华泽集团接手并未重新焕发青春。

具体不太清楚太白酒业员工的身份是不是置换过,这个问题没有解决,一切的改革都会步履维艰,寸步难行。

一位酒业观察人士可谓一语中的:太白酒业改革最大的问题就是人员的安置,这也是华泽集团的教训,华泽集团在太白酒业的经营失败也就败在了这方面。

新股东入股,如有可能应将原来国企的员工身份全部置换掉,以资金买断工龄,不愿意干的拿钱走人,不愿意走的,从国企员工变为合同工,否则以现在太白酒业的现状,员工近亲繁衍,后患无穷。

深圳前海班客未兑现承诺

2016年7月11日,深圳前海班客出资宣称4.7亿元,正式全资收购华泽集团旗下的太白酒业,并委托张效平为太白酒业董事长。

深圳前海班客承诺在2016年9月30号之前完成4.7亿元人民币的全额付款,大部分付与太白酒业的原东家华泽集团,剩余部分付与太白酒业原来的酒厂股东。也就是说,深圳前海班客不仅要付给华泽集团一大笔钱,也要负责安置、安抚太白酒业的股东、员工。

收购方案约定:对企业职工持有的49%的股权本着自愿原则,可以转让,也可以继续持股;收购后,保证陕西省太白酒业有限责任公司的企业名称不变,太白酒的生产地不变,纳税地不变,商标不转移。商标到期后,续住在陕西省太白酒业有限责任公司;凡原在岗位职工,本人愿意,均优先聘用,并签订劳动合同,依法缴纳各项社会保险;收购后,对公司采取产销分离、合并报表、统一核算的办法进行管理,利润以合并报表方式在太白酒业公司核算。

收购后,企业原有债务关系不变,由收购变更后的公司承担,企业原来对其他企业的贷款担保合同到期后自行解除,原企业同经销商签订的合同承诺不变;根据企业资产状况,对职工持有的2441万股,按每股2.5元人民币进行收购。

深圳前海班客宣布收购太白酒业后,部分职工和酒厂原来股东之间因为股权分配问题发生过维权事宜。职工认为,股权收购价过低、职工安置未落实,他们不同意此次安置方案。

深圳前海班客承诺在9月30日前,拿出方案解决维权事宜。

9月30日,据酒厂内部人士传达了几条消息:“前海班客”委托太白酒业的董事长张效平宣布因各种原因暂停收购太白酒业股权;张效平宣布他9月30下午6点以后不再是太白酒业董事长;深圳前海班客原先宣布的4.7亿元收购资金未到帐;关于职工和股东之间的“维权”问题,收购方称目前其无能力解决。

深圳前海班客说变就变,这家“谜一样的公司”是什么来头?工商资料显示,2014年成立时前海班客公司所有者权益合计、利润总额、净利润项皆为-2.14万元,公司负债总额为3.39万元。很明显,这是一家为并购设立的“壳公司”。

据知情人提供的信息,深圳前海班客董事长张效平,在2010年以法人身份(工商资料显示为张校平)出资注册过西安唐宫御宴酒业股份有限公司,曾经推出过一款大明宫酒,市场反应平平。这家公司在2015年还开过一个说明会,称公司正在进军新三板,但据记者的调查,目前陕西新三板公司名单中未有这家公司。

谁来接盘:业界看好金徽酒

一位从事白酒经销十多年的经销商告诉记者,张效平辞去董事长职务后,目前太白酒业原董事长郭安已接任,华泽集团仍然是太白酒业的大股东,占股51%。郭安称,如果前海班客持续不履行承诺,违约成本将非常高。

10月1日,据消息人士称,此前太白酒业原计划将公司转手于一家上市公司,但上市公示的审核程序较多,进展缓慢。而太白酒业人数众多的小股东不满意这一方案,推荐了前海班客这一公司。而前海班客自身实力一般,几个股东之间有矛盾,目前找过桥资金不到位,导致收购计划搁浅。

西北白酒业界对此做了猜想。

近日,华泽集团董事长吴向东对媒体透露,太白酒业是华泽集团收购的所有酒厂中唯一一个目前亏损的企业。他认为,太白酒有着巨大的品牌优势尚未发挥出来,太白酒业如果被一家大公司接盘,如青青稞酒、金徽酒或者西凤酒接盘的话,那么谁得到太白这一品牌,谁势必会成为西北酒业之王。

白酒分析师刘亚伟认为,西凤酒目前正在筹划上市,全力冲刺1PO,应无暇关注收购事宜。而青青稞酒目前的品牌战略、营销策略、产品定位均与太白酒业有着一定的鸿沟,因此短期不看好由青青稞酒主导收购。

金徽酒去年实现了上市,近几年势头正猛。据金徽酒业董事、副总经理廖结兵此前对记者介绍,近年来公司在甘肃、宁夏白酒市场占有率排名第一,目前在西安组建了上百人的营销团队准备发力陕西市场。他们定下的战略是,先占领甘肃、宁夏销售市场,进而是进军陕西稳固西北市场,公司下一步计划覆盖西北,实现销售量上的“西北王”。

此前,金徽酒董秘胡阳表示,金徽酒并没打算收购陕西的白水杜康,而是正在洽谈“一家体量比白水杜康大很多倍的公司”。因此,白酒业内普遍认为金徽酒最有可能接盘太白酒业。



收藏
【关闭】
 你可能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