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资讯专栏

仁怀优势企业联系报道之二:旭阳酒业,别有天机

时间 :2014-01-08 14:20:42 作者 :文/郑太荣 编/胡广 浏览量 :8000 打印


  在夹杂的山河、单调的风景、局促的城市与浓烈的糟香装点下的“酒都”仁怀,我们感受到了一种能突破宇宙洪荒宿命的力量,那就是这里正在崛起的企业群。诚然,放到整个行业中去,仁怀除了茅台为世人所知,其他大多还默默无名。但以我们的专业水平和仁怀酱酒企业的表现,我敢做一个大胆的预测:这里的企业将代表着行业的未来!

  因此,对于这次仁怀之行的亲历见闻,我们将以“行业酒都”、“企业酒都”、“技术酒都”、“人文酒都”等不同的专题对仁怀进行深度报道、深度塑造和深度关怀,也期待与仁怀各界推进深度合作。

  鉴于我们对仁怀的了解的局限,特请仁怀的企业、经营精英积极为我们提供更详尽的资料、信息,也敬请行业的专业人士参与我们的课题研究,从仁怀的报道开始,为重塑白酒产业的公信力献策、献力!

  为此,本刊特开设“关注仁怀”专栏,本期关注的企业是:茅台镇旭阳酒业有限公司。


  仁怀优势企业报道的第二篇选择旭阳酒业,也许会让仁怀的企业家们很不爽,因为这家企业迄今为止,不但不是茅台镇拥有历史的传统成员,也不是正在建设中的园区参与者,甚至在仁怀很多排名中都还没有他的名字。当然,会感到奇怪的不仅仅是仁怀的企业家,我的同仁们也该不解的,因为在我带回来的考察企业名单里,也没有这家企业!只因为,也许他们只是一个传说……

隋文帝的酿酒传人?

  上次仁怀之行没有采访旭阳酒业是本人有意为之,因为我不想掀开一个关于仁怀甚至黔酒甚至茅台的固有传说,那就是黔酒的起源。坊间流传,贵州酒业起源于山西,因此一度有汾酒与茅台的正统之争,也因此这成为了贵州酿酒人不愿触及的话题。

  其实,如果真相确实如此,对仁怀对贵州未尝不是好事。我们的战略伙伴肖鹏先生演绎过一个逻辑:千百年前,是一个不能够流通的时代,而且酿酒的都是发达富贵之家,如果深入考究都能追溯出王侯将相的背景。他们为什么要到在雍正时代还被称之为穷山恶水的地方酿酒呢?只有一个结论,那就是这一片山、这一脉水具有得天独厚的酿酒神韵——这对于解释今天黔酒独霸天下、茅台冠绝同行来说具有真实的意义!

  现在,旭阳要触及这个敏感的话题了。

  就在我准备拜访旭阳的时候,一位深知其故事的朋友告诉我,旭阳要推出“隋文帝”品牌,塑造杨门酿酒传承。

  我的心境豁然开朗,对这家企业肃然起敬:隋文帝对中国酒类发展的贡献可是空前绝后、继往开来的——他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在两千多年中不征酒税,允许酿酒的皇帝!正是在这个时代,中国酿酒完成了社会化的交流、融合、品鉴、消费!

  据爱好酿酒典故的专家考证,隋文帝之所以要制定这样的政策,就是因为杨家酷爱酿酒,也有好事的学者据此论证,在南北朝群雄竞逐天下纷争中,杨家军能做到天下无敌,就是因为他们以酒励军!

  也许,在几千年来山高、雾深、瘴浓、民贫、俗陋的贵州,能够发展出如此辉煌的酿酒产业,皇家支持皇家血脉真的是起源。

  就算这样,贵州还是不能参与这一场关于贵州酒文化起源的纷争,因为在仁怀的采访考查之中我深深感受到,仁怀人有一个潜在共识,就是他们代表着天下最正统的酿酒工艺,掌握了世间最复杂的酿酒技术,而且历史渊源更早于秦汉时代,如果可以,将杜康塑造成仁怀的土地才能甘心!在这里,茅台镇、仁怀的名词都只有在极少数精英人士的口里偶尔能见——他们都只称呼:“酒都!”

  但我相信旭阳要讲述一个真实的故事,因为资本不会冒“造谣”的风险,而且我们绝对不能怀疑一个家族的尊严,不能怀疑在中华大地上,无论沧海桑田还是斗转星移,都永远绵延的某种传承——就是这样的特色,才有了全球唯一的五千年不间断的文明!

  旭阳,期待你走来!

静悄悄的野心家!

  流水般的建筑材料运输车辆、轰鸣的工地声音,从坛厂到二和,赤水河两岸,千百家酒厂在轰轰烈烈的建设;酒博会、糖酒会、科技研讨会、园区研讨会、组团考察会、招商引资会、开业文艺晚会……从传统到新兴企业依次展开。十年前,或者说小糊涂仙崛起前,行业知道有个茅台镇,但只知道那是茅台的故乡,与其他酿酒地域相比,仁怀是一块静悄悄的土地,虽然这里也有不少的企业。但最近十年,这里几乎成了最有新闻的地方,千亿工业园区,更是将仁怀的热闹推向了高潮,推到了全国最前沿。

  但这一切与旭阳无关。

  在茅台的对面,一桥相隔、隔河相望,引资2亿元,一座现代化的酿造工业园落成了。而正如文首所说,除了在土地规划单位能查到,在其他众多名单里,还没有旭阳的名字。这与仁怀的前期的轰轰烈烈,半年来因为行业低迷、银行支持收缩而导致的哀鸿遍野,形成了太鲜明的对比。

  但是,静悄悄只是旭阳的过去,据我们在仁怀的联络处反馈,如今的旭阳,正在四处出击:全面参与仁怀的各类机构,全力争取仁怀优势企业地位,全方位展开征询经营策略,大规模组建销售队伍,而且一次性亮相的品牌就多达四个系列。只因为产品品牌“旭阳”被遵义一家机构注册了,旭阳酒业放眼无论多大代价也要获得……

  静若处子动若脱兔,旭阳如是乎?

  从中我们只能看到一个结论:有备而来!

  也从中能看到一个优势:旭阳有自己真有魅力的东西!

  行业共知,虽然历年来不断爆出某地引资多少建设酒业,事实证明都不过是又一次谎言:不是旧瓶装新酒,对老厂的翻新,就是一次噱头。旭阳能做到,不由得让人推想:

  一个并没有生产、经营、管理经验历史,也没有项目背景、政府扶持的团队,凭什么能够获得资本的信任?一个刚刚建起来的企业,有什么底气敢于参与邻居间的优劣比拼?现在旭阳的行动,显得如此有底气,除了证明他们准备好了足够的资金,他们还将祭出怎样的惊奇?为什么在园区中能享有的优惠政策,他们当初一个都不要?

  别有用心!

  除此之外,无法解释!

  这恰恰是行业需要的力量。十年来,白酒行业太多追随者、太多分享着、太多打擦边球者,真正缺乏的就是有目的有规划有野心的搅局者、变革者、创业者。行业需要循规蹈矩的酿造人,更需要雄心勃勃的野心家。

不卖产品的酿酒人……

  当然,在将旭阳列作“仁怀优势企业报道”第二家的过程中,我们委托战略伙伴组织了对企业的专项考察与采访。

  “不是旭阳有什么不同,其实是太多的经营者太有创意。我们进军酒行业并不奇怪,毕竟生活在仁怀,这里就是酿酒的天堂,而且从小就看着茅台经营发展,也看着其他企业的兴衰成败,很容易获得经营的经验与教训。”旭阳酒业总经理杨刚是一个很朴实的人,虽然从气质到思想都透出精英神韵,“仁怀之所以能酿造出冠绝天下的酱香白酒,除了得天独厚的天赋条件,还有就是仁怀人固有的真诚、朴实。但几十年来,在利益的诱惑下,在营销的幌子下,不少仁怀人、仁怀酱香都在失去自己的特色,因此为我们提供了创业的空间。我们只有一个理念:真真实实的建设一个酿造优质酱香白酒的酒厂,酿造真正优质的酱香白酒!”

  也许,真的不是旭阳与众不同,而是太多人与时代不同,或者与历史不同。

  据旭阳的规划,他们虽然拥有了几个系列的商标,但是不是自己推出品牌自己组建营销还没确定,因为他们真正的优势是酿造优质的酱香白酒,而他们的偶像就是茅台。但是,茅台不应该归属于酱香。因为茅台就是茅台,是世界级的品牌,是国酒,其风格早已成为不能改变的经典。也正因为如此,随着科技、工艺的进步,茅台虽然推动了酱香白酒工艺走向了更高的境地,但新的科技与工艺成果已经无法整合进茅台,因为谁也不敢改变茅台。而其他很多企业,其目的只是最大化的赚钱,对建设百年企业、生产优质产品没有过于强烈的需求。

  旭阳首先要做的,就是为被行业这一轮低迷烫伤因为追求品质的经营家提供基酒,如果最终发展不了这样的业务,再组建自己的销售体系,推出自己的品牌。“优质的酱香白酒是未来行业的基石,没有任何资本能够在品质追求、品牌追求、服务追求三条线完成建设,因此我们首先只做酿造的工作。但如果真的没有合适的合作者,我们肯定进军销售体系,因为那里的空间太大了,对我们有吸引力!但我们还是更愿意只是单纯的生产,酱香白酒还没有国家标准,但愿因为新一代投资者的努力能够补上这个空白。而我们最终进军销售的话,其实说明行业很可悲!”

  是啊,如果现在的酱香白酒经营者都不需要优质的基酒,确实即是千载难遇的市场机遇,也是行业的悲哀!

  不卖产品,原来旭阳盯住的是行业的不规范!

  很可惜,对于旭阳如果未来怎样销售的白酒产品的内容不能写了——确实很有思想。不写,一是尊重旭阳的请求,不披露他们的秘密,也是一种祝愿——让旭阳安心的酿酒吧!对行业来说,旭阳安心酿酒,也许会更辉煌。


后记:

  再次声明,将旭阳作为报道的第二篇,值得商榷,但我这样安排,确实出于对行业最真诚的祝愿:

  无论过去的历史多么辉煌,我们走进了一个惨淡的时代!

  无论这些企业入行多么短暂,他们代表着新生的力量,特别是他们看见的行业问题,对我们是瑰宝——无论理论上是否成熟,逻辑上是否严密,内容上是否丰富,但他们用真金白银、身家性命进行实践验证,就是该被优先关注的势力!

  再次倡议,仁怀的优秀企业们,请与我们联系,这里为你们提供了一个公平的展示机会——只要你有真正的优势!
收藏
【关闭】
 你可能喜欢